《小小》有感——“所有的爱都会苍老的”

我的天,这都几年了,还能收到长评。真的谢谢呀。真的特别开心。我对你的ID也还有印象哈哈。

一如朝阳一似你: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曾经模样小小的你们”


2014年是很神奇的一年呢,和凯源相遇,和《小小》相遇,和乐子子子子太太相遇。小小的奇迹以及如久别重逢后的小幸运。


想提笔写小学生一样的读后感很久了,克服不了的懒癌,学业的繁重,还有的说不出口的思念。小小的一双人,小小的录音棚,小小的闪着亮光的梦想,小小但从不小小。现在大大的少年们,大大的舞台,大大的可以扬起嘴角提的未来,大大却是否真的是大大呢。深夜时酷爱胡思乱想,如今的他们与前几年的他们是否还相同。现在的他们...

真的是个手残。早知道选用乐高了。画画也画不来,泥巴也捏不来,道具也做不来。

虎头蛇尾做一些事情。前言不搭后语的说话。最开始是学着酷,然后是因为懒,最后丧失了寻根溯源构造自我的能力。

朋友说我拍的鱼丑,难过

一个片段

一个片段

不要脸的占个tag

被基友安利了割舌lovesick,看完了循环了一天的heaven,并在课上无聊得开了脑洞

朴灿烈堕天使路西法设定,然后就没有了……

因为我根本没想好剧情

只是自己爽一爽

对话部分引用《会饮篇》


“你知道人类的起源吗?”

边伯贤担心朴灿烈的身体状况,搀扶着他试图捂住他汨汨流血的伤口,一面强带笑意说道,“上帝先造了亚当,再取出他的肋骨造了夏娃。”

“不是这样的……从前人的形体是一个圆形的东西,四只手四只脚,两副面孔,耳朵四个,生殖器一对。他们走起路来也像我们一样直着身子,但是可以随意向前向后。要快跑的时候,四只胳膊四条腿一起翻滚,像杂...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来。
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你从任意一个时间发出的信号,只要有人从过去或将来的任何一个时空接收到,都算是永恒

追求快乐真的是我做过最傻逼的一件事。

我爱萝莉萝莉爱我

© 无聊找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