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大源视角】(十四)

毋须他人多言,我也知道我干了一件十分愚蠢的事情。如果说七年前放任王俊凯离开是我人生中干过最愚蠢的事,那么七年后又和王俊凯搞在一起简直又刷新了之前的记录。


当我从那个陌生的小旅馆、那张陌生的床上醒来,看到熟睡的王俊凯,我明明可以抓起衣服迅速逃离。只是我发现我根本做不到。


不是因为他把我抱得太紧。真正能束缚住人的力量从来都是无形的。怎么说呢。那种令人不舍得的眷恋,那种足以让人失去理智忘却现实的温暖平静。清晨阳光正好,你从梦中醒来,有一个人正紧紧抱着你,下颌抵在你肩上,把他所有的温暖都覆盖在你的身上,正好这个人又是全世界最美好的人。


你突然有一种兜兜转转,求而不得,不求而得的恍然大悟,除此之外,人生还有别的什么所求呢。


我转而抱住了王俊凯,在他怀中蹭了蹭。


结果我一动就把他吵醒了。他手上力气突然收紧,似乎有些慌张,也许是害怕我离开了。他张开眼睛,瞪着我。


我吞吞吐吐地说:“早上好。”


他紧张地把我左看看,右看看,仿佛我是个假人。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


“没笑。”


我们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拥抱在一起,像两只巨大的熊在草坪上打滚。这份惬意在这个不该存在的时间里被拉得无限悠久。


“我爱你。”


我再一次,再一次地向他告白。


“我也爱你。”


他郑重其事地说。


我们都知道天亮了,告别的时候该来了,所以才想把真正的心情告诉彼此,毕竟我们都不知道这一生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我们的故事早就该结束,现在这些偷来的时间,再吝啬地用也会用完。



【七年前】


那是我过得最寂寞的新年。王俊凯回重庆去陪伴他父母,而我爸妈依旧把我拒之门外。他再三承诺大年三十一过他就会回来,可事实上在他离开的当天下午我就开始觉得寂寞。


我跑到专门的隔音琴房里,叮叮咚咚一阵乱弹琴。又把吉他拿出来,找出王俊凯写的歌,扒了一段谱。连被王俊凯丢到柜子里积灰的小提琴都被我翻出拉了几个哆来咪发索。作为歌手,多少每样乐器也玩过一点儿,只是我学艺不精,每样玩会儿就索然无味。


然后我又开始迷恋一些单机游戏,在电脑上一口气下了好多,可是每个游戏玩个开头,兴趣便没了。


我对经纪人说:“接接接,什么工作都接,只要不让我闲着就好。”


经纪人倒是惊讶了:“闲不得,这什么毛病。”


我诚恳道:“不工作的的时候,吃顿饭都困难。我一个人宅在家里吃泡面都要吃吐了。”


“哎哟喂,祖宗,那种高热量的东西你可别天天吃。”


“都要饿死了,还不让吃个泡面。”


“要不你出去度个假?马尔代夫?巴厘岛?”


经纪人只好撺掇我出去玩,因为他知道我好几年没有回过家了。他一直想知道其中原因,只是我总是用个人隐私打发他,完全不满足他的八卦欲。


“一个人出去有什么好玩的。”


他无奈道:“大源,你该交个女朋友了。”


“作为一个经纪人你说出这样的话真的好吗。”


“确实,我感觉我们的角色完全对调了。”


千玺带他弟弟去欧洲玩了,他答应了他弟弟好久,用他的原话说,就算春晚请他去他都没空。在北京,能够让我肆无忌惮倾诉少男心事的朋友只有千玺,他知道我和王俊凯从小到大走来的一路,是个很好的倾听者,我什么都能讲给他听。他不在北京了,让我感到越发寂寞。


大年三十早上我在异地录了一个新年特别活动,一个圈内的朋友问我要不就留在这里过完年再回去。心动了一下又觉得不妥,说我还是回去吧。


没有人的家,毕竟也是家,也是让人挂念的。


飞机上有一段路遇到气流,特别颠簸,虽然对现代科技充满信任,但还是忍不住想万一呢,万一我就死在这里了呢。真正快要死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害怕,我想我要是死在这里了,我到底算什么呢。人生一世,还没有做好一件事,就默默死去。如果我从九万高空落下去,王俊凯正在做什么呢,我爸妈正在做什么呢。我又还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呢。


越想越觉得惶恐。惶恐到极点也只能平静的坐在座位上,攥住飞机上准备的毛毯,心事重重压坏我,我像是大海中漂浮在一块浮板上的人,把一切都交给了命运。


回到家的时候天色渐暗,阳台上看出去可以看到有的人家挂的红灯笼,春节的氛围从空气中都能闻出来。有小孩在院子里玩摔炮,一声一声的震响。


我累极了,放下包,跑到厨房打开冰箱,才发现什么吃的都没有。唯一的一盒牛奶还过了期。顿时就想发脾气,这是家里的座机却响了。


“喂?”


“王源你在搞什么,手机一直关机。”


王俊凯略带生气的在电话那头说道。我才意识到我下了飞机之后一直忘了手机开机。


“忘开机了。”


“你怎么了,”他敏感地听出我声音的变化,“不开心?”


“没有。”


“我明天晚上就回来。”


“嗯。”


“你还说你没有不开心。”


“真的没有。”


“骗我。你好好吃饭没。”


“吃了。”


“骗我。”


“都知道我骗你,还问我干嘛。”


刚才没来得及发的脾气突然就发出来:“都离我那么远了,还管我干什么!你凭什么什么事都管着我!”


“我说王大源你怎么了,,别有事没事冲我发火。”


“我他妈就是不高兴!问来问去烦不烦!老是问我有没有好好吃饭,也不想想谁来给我做饭啊!”


王俊凯“噗嗤”就笑了声:“对不起嘛,是我的错,我失职了。”


“知道就好。”


“请求老婆大人原谅。”


“叫老公。”


我顿了顿,本来想用欢快的声音和他说话,但最后还是不由自主压低了声音,好像这样才能抑制住泛滥的等待:“我等你回来。”


“等我。”


挂掉电话,我坐在黑暗空旷的房间里等待新年的钟声,礼炮,和人们的欢呼祝福。我沉浸在自己的疲惫中,那种疲惫让我开始反思自己,进而厌恶自己,仿佛自己做的所有事都是错的。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人生,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爱情。我讨厌这样敏感的自己,但这确实是我。


而我不知道的是,那个晚上王俊凯在他爸妈家门口跪了一夜。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我才想起打开手机,发现里面无数个未接来电。有一些认识的记者,有二文一干朋友,还有经纪人丧心病狂的未接记录。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不会是出什么事了。赶紧给经纪人打过去。


“王大爷,你终于接电话了。你看微博没?”


“没呢,才醒,发生什么了。”


“你联不联系得上小凯,赶紧帮我想想办法,他到底在发什么疯啊我去。”


“他怎么了?”


“你自己看微博。我马上要登机了,正准备去重庆,长话短说。我是你们的经纪人,什么事我都得帮你们担着。你得老实告诉我,你们是不是真的?”


“哈?”我觉得自己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说的什么你心里清楚。”


我沉默不语。


经纪人叹口气:“我懂了。你也好自为之吧。”


我点开微博,赫然看到热门微博第一条就是关于王俊凯的。


【今天早上下楼,看到三楼过道上跪了一个人,吓我一跳,这是凯爷吧?!(附图)】


虽然是偷拍,但很清楚地能看出是王俊凯。评论和转发的关注点先是在【这是重庆吧?凯爷在自家门口跪着?】


然后转向【有什么事值得在家门口长跪不起】【我靠看起来辣么像出柜】


最后变成清一色的队形【@TFBOYS-王源】


我吓得手都抖了,赶紧给王俊凯打电话,他却关机了。又给二文打电话:“喂,刘志宏,你还在重庆吧,赶紧给我去王俊凯家看看。”


二文在电话那头叫苦连天:“我早上一看到微博,就跑过来了,现在他家小区里潜伏着呢,单元门口被记者都堵死了。我该怎么冲进去。”


“记者都来了,我的天。”


“大源你可别冲动啊,”二文还不忘告诫我,“这事儿我们来搞定,你可别跑回来。你跑回来事儿就大了。”


我心神不宁地继续刷微博,什么【有生之年】【终于等到这一天】,类似的微博让我越看越害怕。我心里一直都很清楚,腐女和她们萌的【凯源】是活在另一个次元的,而我和王俊凯是现实中会被伤害的人。


公司的人发短信提醒我看某某台。我打开电视,一档娱乐节目居然搞起了实况转播。


现场一片混乱,几个保镖拼命揽住记者们使他们不能冲上前,但长枪短炮还是对准王俊凯,咔擦咔擦响个不停。


二文护住王俊凯往车上走,王俊凯低着头看不到表情。在上车前他却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身,顺手从一个记者那里扯过一个话筒。二文在后面无可奈何地拍了拍头。


“你们别再追了,之后我会把事情交代清楚的。我只想借你们的镜头说个话。喂,你在电视机前看着吗。算了,就算现在没有看到,新闻一定会闹得到处都是,总会看到。嗯,我想说的是,就像我跟你说过的,我爱你,不介意让全世界都知道。”


现场一片哗然。


他眨了一下眼睛,像是他真的透过电视机,看到了我。

【TBC】
======================================================================
写到结尾那里,其实想到了NANA里的有段剧情

 


评论 ( 35 )
热度 ( 264 )
  1. 守护期盼乐子每天都想转锦鲤 转载了此文字

© 乐子每天都想转锦鲤 | Powered by LOFTER